笑蓝

核桃蛋的博物馆:

清 科场夹带 中国财税博物馆藏

The Qing Dynasty(1644-911)/A Piece of Scribed Silk for Cheating in Imperial Examination/China Finance & Taxation Museum

鬼师:

HistoricalPics:

那个“暗淡蓝点”
- 64亿公里外的地球照片,拍摄时间:1990年2月14日,摄影师:旅行者一号探测器

- 再来看一眼这个小点。就在这里。这就是家。这就是我们。在这个小点上,每一个你爱的人,每一个你认识的人,每一个你听说过的人,每一个人,无论他是谁,都曾经生活过。我们所有的快乐和挣扎,数以千万自傲的宗教信仰、思想体系观念意识,以及经济学原理教义,每一个猎人或征服者,每一位勇士或是懦夫,每一个文明的缔造者或摧毁者,每一位君王或农夫,每一对陷入爱河的年轻伴侣,每一位为人父母者,所有充满希望的小孩,发明家或探险者,每一位灵魂导师,每一个腐败的政客,每一个所谓的‘超级巨星’,每一个所谓的‘最伟大领袖’,每一位我们人类史上的圣人或是罪人……我们的一切一切,全部都存在于这样一粒悬浮在一束阳光中的尘埃上。

地球,只是浩瀚宇宙竞技场上一个小小的舞台。想那鲜血流淌成的河流,仍由那些帝王将相挥洒。所以他们的胜利与荣耀,可以让他们成为这样一颗小小点的某一区间上,瞬间而逝的主人。想想有些永无止境的残暴,竟然就发生在这个小点上某个角落里的一群人、与几乎分不出任何区别的同样这一个小点上的另一个角落的另一群人之间。他们之间的误解能有多频繁,他们之间想灭掉对方的愿望能有多迫切,他们之间互相的仇恨能有多炙烈。

我们的故作深沉,我们想象出来的自我重要性,我们以为自己在宇宙里有什么特权的错觉,一直被这颗发着微弱蓝光的小点挑战着。我们的这颗星球,是一粒孤孤单单的微尘,被包裹在宇宙浩瀚的黑暗中。在我们有限的认知里,在这一片浩瀚之中,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救助会从别处而来帮助我们救赎自己。
地球,目前是我们唯一所知有生命居住的世界。其他没有任何一个地方--至少在不远的未来,可供我们这一物种移民。去看看,可以。常驻,不可能。不管你喜欢还是不喜欢,目前为止只有地球是我们的立足之地。

一直说天文学是一门谦卑的、同时也是塑造性情的学问。没有什么能比从遥远太空拍摄到的我们微小世界的这张照片,更能展示人类的自负有多愚蠢。于我而言,这也是在提醒我们,我们的责任:互相间更加和善的对待彼此、维护和珍惜这颗暗蓝色的小点--这个我们目前所知唯一共同的家园。
—— 卡尔·萨根

夏达:

为防止之后有同学误会熊是照片p的,我教程一下自证清白:狂草画到图二的程度,动感模糊一下就行了😌

不要让我太想那里啊

Hiko桑 - Chihato:

《带你去看春天》

    摄影:Naka桑
    配文/柴女倩雪

带你去看春天
去看满树的樱花
列车穿行的三月
总有芬芳的风
宠爱你的秀发

带你变成一颗尘埃
然后四海为家
在时光堆积的岛上
做个美丽的梦
梦见白浪和晚霞

带你,走到哪儿都带你
仿佛你是我的影子
被我的呼吸牵着
旅行是我们的生活
我们是彼此的家

带你,在一首音乐中陶醉
仿佛诺言已经
化为天空的形状
哦,四十五度角闭目
那蔚蓝,便吻上了面颊

狐狸狐狸鱼:

威尼斯面具

/瓜里


“那我们就再看一会儿雨吧”

你撑着那把大得奇异的黑伞

在这样一种无声的仪式里告别

没人能告诉我

雨声为何把你浸成了一朵蔷薇

雨声为何让钟楼开始耳鸣

雨声为何教我为你火中取栗


暴雨下了整整三夜

雨水像花朵一样扑面而来

你的浅笑让夜晚碎成了一条羞涩的河流

就这样沿着堤岸走了十几里

你别去看

广场雕像正在接一个巴洛克趣味的吻

你别去看

狮口喷出的虹将嵌在乌云尽头

你别去看

霓虹磨盘已经把城市碾成一道深渊


那,我们就再看一会儿雨吧

在更大的雨势来临之前

我们忽而四目相对

在各自的威尼斯面具背后,隔岸观火

我打捞你眼中湿漉漉的夕阳

发誓从此要做雨的陌生人


2018.6.28


原文朗读链接:《威尼斯面具》| “在更大的雨势来临之前”

(文、手写、插画/瓜里,朗读版及更多内容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狐狸狐狸鱼”,微博@狐狸狐狸鱼)